原油坐滑梯 这一重要能源也跌破安全线! 2020-04-21 17:33 科德投资
分享到:
科德投资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科德咨询 尊重咨询共享财富
  •   2020年又一场“活久见”系列大戏上演。4月21日晨间,WTI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负值,“桶比油贵”的调侃刷爆朋友圈。事实上,目前价格跌至底部的能源商品不仅有原油。近日,受供需关系影响,国内煤炭库存高企,煤价出现恐慌性下跌,CCI5500时隔四年再次击穿500元/吨大关,已创下2016年8月以来新低……
     
      暴跌的不仅是原油
     
      原油与煤炭作为头部能源类商品,对下游大宗商品价格影响深远。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带来的需求缩减、产业链中断影响,近期能源产品价格急剧下滑。
     
      美国东部时间4月20日,美国WTI5月份原油期货价格在开盘短短一个半小时内连续跌破10美元、1美元、0美元等关口。北京时间4月21日凌晨2时30分,WTI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37.63美元/桶,每桶暴跌55.90美元,跌幅305.97%,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不仅WTI5月合约创下逾21年来的新低,6月合约与5月合约超过100%的溢价率,也创下了历史记录。
     
      “需要说明的是,WTI5月合约的负值,并不代表原油现货是负值交易的。原油品种众多,目前价格低位的只是一些劣质品种,6月合约期价目前仍在20美元/桶之上。”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分析称。
     
      海通证券期货研究所主管高上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这里说的原油负值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负值,只是期货5月合约的负值。多头全撤了,只有空头,大家都不愿意参与交割,在需求和储油空间出现恐慌的背景下,容易形成极端价格,是市场悲观预期的体现。
     
      在国际原油价格动荡的背景下,4月21日国内期货市场上原油主力合约也承压下行,化工产品跌幅居前。截至上午收盘,主力合约中原油报跌2.41%,沥青跌8.64%,苯乙烯跌6.35%、乙二醇跌近6%。
     
      原油价格不振的同时,国内煤炭价格自三月中旬以来表现亦不乐观。
     
      4月21日午间收盘,国内期货市场上动力煤主力合约报收494元/吨,较3月18日最高546元/吨下跌逾50元/吨,期间,4月14日,该主力合约最低报476元/吨。
     卓创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16日秦港5500大卡动力煤主流平仓价490元/吨,5000大卡动力煤主流平仓价420元/吨。
     
      根据国家发改委在《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中明确,2016年到2020年期间,建立价格异常波动预警机制。其中,绿色区间为正常,煤价位于500元-570元/吨;蓝色区间为轻度上涨或下跌,煤价位于570元-600元/吨或470元-500元/吨;红色区间为异常上涨或下跌,煤价在600元/吨以上或470元/吨以下。而目前500元/吨的价格已是煤价“绿色区间”下限。
     
      在此背景下,4月21日早盘煤炭板块跌幅居前。截至上午收盘,中信一级煤炭板块跌幅2.32%,个股中山煤国际跌4.8%,潞安环能、中国神华、美锦能源、安源煤业跌幅均超3%。
     
      需求不振仍是能源贱卖主因
     
      原油、煤炭价格疲软,与当前市场需求不振密切相关。
     
      “原油基本面确实非常疲软,且这种疲软超过了市场的最悲观预期。”卓创分析师朱光明表示,原油弱势背后折射出两点,一是美国石油需求因封城而导致的锐减已经到了不得不重启经济的阶段,这从特朗普要求5月1日重启经济的表态就可以看出端倪;二是沙特与俄罗斯暂停开打价格战之后,虽然沙特提高了出口至美国的原油价格,但对美国页岩油行业的保护作用正在消失,美国大量的页岩油企业将会加速破产,市场化正在快速出清过剩产能。供需严重失衡之下,原油库存不断累加,在临近库存极限时刻,历史性负值就发生了。
     
      上海迈柯荣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徐阳也称,当前影响油价的最主要因素不是生产成本,而是库存,特别是在内陆产油区。疫情引发了基础设施和交通物流不畅等问题,原油很难外输或储存。纯粹为了经济性而关井停产是有风险的,所以要接着生产。如果储罐库容不够或者存储成本过高,生产商宁愿接受负油价,不得不赔钱让买家拉走。
     
      “前段时间煤炭一直表现比原油强,导致煤矿开工率较高。3月份煤矿复工复产,供应问题得到解决,市场供应宽松,但需求还是不如预期。”程小勇分析煤价近期弱势时也称,一季度国内经济数据显示,前三个月用电量和发电量情况向好,但虽然二产业用电量出现回升,三产却下降了19.8%,这说明虽然二产占用电比较大,但三产中包括影院、餐饮受疫情影响,用电需求不足,导致煤炭需求整体或下降。加之马上进入5月份,南方进入汛期,水力发电比重会加大,对动力煤需求会更加减少。此外再焦煤焦炭方面,虽然目前钢厂开工率高,但并美元出现焦煤焦炭去库存的情况,说明需求并没有对供应形成对冲,市场仍面临需求不足的问题。
     
      徐阳认为,此轮煤价出现深跌的原因首先是市场供大于求之下,各发运企业展开降价促销产生影响。其次,下游用户观望气氛浓重,“买涨不买落”的心态有所加重。再次,期货市场对现货煤价走势产生推波助澜的影响。按照价格异常波动预警机制,煤炭价格红色区域即600元/吨以上,或者470元/吨以下。从价格变化来看,目前煤价刚刚进入黄色区域,距离470元/吨还有一段距离,还没到国家出手救市的时候。
     
      对于大宗集体狂跌的远期影响,他认为,原油的暴跌将会拉低大宗商品的价值重心。大宗商品之间存在相应比价关系,部分大宗商品之间还有替代关系,所以大宗商品之间的价格相关性比较强,原油价格暴跌实际上也相应打压其他商品价格。大宗商品整体狂跌,使得市场对通缩有所担忧。
     
      下游企业反馈市场形势有好转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蔓延以来,原油价格的大幅下跌,使得成本塌陷效应凸显。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此前就曾关注报道,国内化工、有色多种产品价格已跌至近年或历史低点,多数企业反应出现成本倒挂,库存高企局面。
     
      “相比前段时间的持续下跌局面,最近化工产品价格反倒稳定了,市场现状略有好转。”对于目前国内化工产品市场情况,山东地区一龙头化工企业相关负责人4月21日早间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近期个别产品仍还有亏损,但也有不少化工商品价格有反弹。“亏损产品仍主要为乙二醇,行业平均成本在4000-5000元/吨,而现在市场价格在3000-3300元/吨,因此业内普遍时亏损状态。”
     
      不过该人士表示,近期化工商品价格小幅回暖,并不是下游需求提升的结果,主要还是因为商品价格大跌导致企业亏损后,行业整体产能自主缩减导致了供应下降。
     
      据了解,近期国内煤炭价格下滑,对部分化工企业成本下降反倒成为积极影响。上述人士称,乙二醇国际上都是以石油法为主,只有中国近几年煤制乙二醇发展比较快,能源消耗主要为煤炭。此前石油价格下滑,国际石油法制造乙二醇成本很低,而国内煤炭的价格下滑不明显,所以国内企业呈现劣势。公司一年煤炭需求量在500万吨,因此煤价下滑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
     
      国内一煤电铝一体化上市企业相关负责人也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煤价下行对于发电企业是利好消息。不过近期国内用电量水平依然略显疲态,下游需求不振情况仍明显。
     
      其同时反应,对比前段时间国内铝价大跌,市场库存高企的局面,近期铝市去库存情况有明显好转。“不过据反馈并不是需求旺盛导致的库存下移,而是目前下游企业存在囤货动作。”
     
      不过对于煤价下行,目前相关企业已经行动保价。
     
      据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消息,近期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下属无烟煤协会,炼焦煤协会纷纷公开发文,要求煤企联合限产保价(限产10%),坚守长协,以销定产、坚持底线思维,共同维护煤炭市场稳定。
     
      同时,据了解目前四大主流煤企神华、同煤、中煤、伊泰集团停止“价格战”,统一5500大卡销售价格不得低于485元/吨。其中神华集团接到通知,从现在到本月底,销售集团所有现货的5500大卡标准规格品销售价格不得低于485元/吨。
     
      能源价格或仍未见底
     
      原油期价跌至负值,煤价跌破绿色空间,能源是否已经见底?
     
      “疫情是全球最大的黑天鹅事件,所以全球经济衰退的灰犀牛也逐步走近了。我们把全球疫情影响分问五个阶段,一是恐慌阶段,二是疫情控制阶段,三是经济冲击阶段,四是复工阶段,五是长期经济衰退阶段。目前国外处于第二阶段,国内处于第四阶段。内外两个阶段叠加,相对都是乐观的。所以美股出现避浪反弹,道指从18000点反弹到23000多点,会不会形成下跌的第三浪探底,还取决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程度和全球的复工情况。”高上分析,近期中美一场讨论会认为全球疫情扩散可能会持续18个月,40%-60%的人群可能会受到感染,影响非常巨大的。原油出现负值,短期看是5月份移仓换月,多头大撤退,使得期货出现大幅下跌,但是6月合约是现在博弈的主力合约,未来价格走势还是取决于两方面,一方面是原油需求,二是储存空间。现在原油虽然在减产,但是弥补不了需求急剧下滑。6月份原油还在21美金/桶之上,后续会怎么演变还是要看4月份疫情的发展情况。
     
      他认为,从中长期看,原油作为一种商品,供给端是可以把控的。虽然疫情冲击巨大,但也是短暂的,中长期原油价格在20美元/桶以下的时间不会太久。因此原油中长期并不悲观,但短期最坏情况可能还没到来,要到二季度的四五月份体现出来。
     
      “下阶段疫情见到高点,全球逐步复工复产,当然也有复工难复产,复产不达产的情况,所以疫情对未来经济影响仍存不确定性,也有可能是反复过程。”高上认为,原油和煤炭都会因为需求变化遭受巨大影响。虽然目前煤价是相对底部位置,但原油和煤炭的关联性也比较大,会不会出现原油对煤炭的负面带动也需要继续观察。
     
      “目前黑色系依然面临供应旺盛的问题。受疫情影响,出口订单缩减问题仍然突出,机电产品的下游出口不畅,可能会涉及钢材需求继续弱势,未来市场供强需弱情况还是会延续。”程小勇分析认为,从已经发布的经济数据上看,二三月份新基建的数据并不如预期。如果后续相关经济数据表现仍未出现明显提振,市场对黑色系商品恐出现补跌行情。
     
      卓创分析师任慧云表示,虽在国际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下,国际煤炭市场受到一定冲击;同时国内进口通关政策有所收紧,进口煤价差优势有所弱化,对内贸煤替代作用减弱,但3月煤炭进口量仍呈增长态势。据海关总署最新数据,3月份,进口煤炭2783万吨,同比增长18.5%;一季度,进口煤炭9578万吨,同比增长28.4%。
     
      同时,多重因素影响下,沿海电厂日耗仍难以恢复到往年同期水平,多采取积极去库存、消极采购的策略,北上采购积极不高;另有部分电厂推迟交货日期,下游需求疲软。截至4月17日,沿海六大电厂库存1630.14万吨,同比增加129.55万吨,涨幅8.63%;日耗56.41万吨,同比增加2.61万吨。
     
      后期来看,目前国内煤矿生产正常,在无其他突发事件影响情况下,后期国内煤炭供应将继续维持宽松运行态势;进口煤方面,在进口政策收紧后,对内贸煤替代作用有所减弱,但对市场仍有一定补充作用。下游需求方面,4、5月份为传统需求淡季,而今年淡季效应尤为明显,需求持续疲软。国内动力煤供需格局持续宽松运行,预计后期煤价仍有下行压力。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最新调研
原油坐滑梯 这一重要能源也跌破安全线!
2020-04-21 17:33
  2020年又一场“活久见”系列大戏上演。4月21日晨间,WTI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负值,“桶比油贵”的调侃刷爆朋友圈。事实上,目前价格跌至底部的能源商品不仅有原油。近日,受供需关系影响,国内煤炭库存高企,煤价出现恐慌性下跌,CCI5500时隔四年再次击穿500元/吨大关,已创下2016年8月以来新低……
 
  暴跌的不仅是原油
 
  原油与煤炭作为头部能源类商品,对下游大宗商品价格影响深远。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带来的需求缩减、产业链中断影响,近期能源产品价格急剧下滑。
 
  美国东部时间4月20日,美国WTI5月份原油期货价格在开盘短短一个半小时内连续跌破10美元、1美元、0美元等关口。北京时间4月21日凌晨2时30分,WTI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收报-37.63美元/桶,每桶暴跌55.90美元,跌幅305.97%,历史上首次收于负值。不仅WTI5月合约创下逾21年来的新低,6月合约与5月合约超过100%的溢价率,也创下了历史记录。
 
  “需要说明的是,WTI5月合约的负值,并不代表原油现货是负值交易的。原油品种众多,目前价格低位的只是一些劣质品种,6月合约期价目前仍在20美元/桶之上。”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分析称。
 
  海通证券期货研究所主管高上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这里说的原油负值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负值,只是期货5月合约的负值。多头全撤了,只有空头,大家都不愿意参与交割,在需求和储油空间出现恐慌的背景下,容易形成极端价格,是市场悲观预期的体现。
 
  在国际原油价格动荡的背景下,4月21日国内期货市场上原油主力合约也承压下行,化工产品跌幅居前。截至上午收盘,主力合约中原油报跌2.41%,沥青跌8.64%,苯乙烯跌6.35%、乙二醇跌近6%。
 
  原油价格不振的同时,国内煤炭价格自三月中旬以来表现亦不乐观。
 
  4月21日午间收盘,国内期货市场上动力煤主力合约报收494元/吨,较3月18日最高546元/吨下跌逾50元/吨,期间,4月14日,该主力合约最低报476元/吨。
 卓创统计数据显示,截至4月16日秦港5500大卡动力煤主流平仓价490元/吨,5000大卡动力煤主流平仓价420元/吨。
 
  根据国家发改委在《关于平抑煤炭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备忘录》中明确,2016年到2020年期间,建立价格异常波动预警机制。其中,绿色区间为正常,煤价位于500元-570元/吨;蓝色区间为轻度上涨或下跌,煤价位于570元-600元/吨或470元-500元/吨;红色区间为异常上涨或下跌,煤价在600元/吨以上或470元/吨以下。而目前500元/吨的价格已是煤价“绿色区间”下限。
 
  在此背景下,4月21日早盘煤炭板块跌幅居前。截至上午收盘,中信一级煤炭板块跌幅2.32%,个股中山煤国际跌4.8%,潞安环能、中国神华、美锦能源、安源煤业跌幅均超3%。
 
  需求不振仍是能源贱卖主因
 
  原油、煤炭价格疲软,与当前市场需求不振密切相关。
 
  “原油基本面确实非常疲软,且这种疲软超过了市场的最悲观预期。”卓创分析师朱光明表示,原油弱势背后折射出两点,一是美国石油需求因封城而导致的锐减已经到了不得不重启经济的阶段,这从特朗普要求5月1日重启经济的表态就可以看出端倪;二是沙特与俄罗斯暂停开打价格战之后,虽然沙特提高了出口至美国的原油价格,但对美国页岩油行业的保护作用正在消失,美国大量的页岩油企业将会加速破产,市场化正在快速出清过剩产能。供需严重失衡之下,原油库存不断累加,在临近库存极限时刻,历史性负值就发生了。
 
  上海迈柯荣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徐阳也称,当前影响油价的最主要因素不是生产成本,而是库存,特别是在内陆产油区。疫情引发了基础设施和交通物流不畅等问题,原油很难外输或储存。纯粹为了经济性而关井停产是有风险的,所以要接着生产。如果储罐库容不够或者存储成本过高,生产商宁愿接受负油价,不得不赔钱让买家拉走。
 
  “前段时间煤炭一直表现比原油强,导致煤矿开工率较高。3月份煤矿复工复产,供应问题得到解决,市场供应宽松,但需求还是不如预期。”程小勇分析煤价近期弱势时也称,一季度国内经济数据显示,前三个月用电量和发电量情况向好,但虽然二产业用电量出现回升,三产却下降了19.8%,这说明虽然二产占用电比较大,但三产中包括影院、餐饮受疫情影响,用电需求不足,导致煤炭需求整体或下降。加之马上进入5月份,南方进入汛期,水力发电比重会加大,对动力煤需求会更加减少。此外再焦煤焦炭方面,虽然目前钢厂开工率高,但并美元出现焦煤焦炭去库存的情况,说明需求并没有对供应形成对冲,市场仍面临需求不足的问题。
 
  徐阳认为,此轮煤价出现深跌的原因首先是市场供大于求之下,各发运企业展开降价促销产生影响。其次,下游用户观望气氛浓重,“买涨不买落”的心态有所加重。再次,期货市场对现货煤价走势产生推波助澜的影响。按照价格异常波动预警机制,煤炭价格红色区域即600元/吨以上,或者470元/吨以下。从价格变化来看,目前煤价刚刚进入黄色区域,距离470元/吨还有一段距离,还没到国家出手救市的时候。
 
  对于大宗集体狂跌的远期影响,他认为,原油的暴跌将会拉低大宗商品的价值重心。大宗商品之间存在相应比价关系,部分大宗商品之间还有替代关系,所以大宗商品之间的价格相关性比较强,原油价格暴跌实际上也相应打压其他商品价格。大宗商品整体狂跌,使得市场对通缩有所担忧。
 
  下游企业反馈市场形势有好转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蔓延以来,原油价格的大幅下跌,使得成本塌陷效应凸显。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此前就曾关注报道,国内化工、有色多种产品价格已跌至近年或历史低点,多数企业反应出现成本倒挂,库存高企局面。
 
  “相比前段时间的持续下跌局面,最近化工产品价格反倒稳定了,市场现状略有好转。”对于目前国内化工产品市场情况,山东地区一龙头化工企业相关负责人4月21日早间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近期个别产品仍还有亏损,但也有不少化工商品价格有反弹。“亏损产品仍主要为乙二醇,行业平均成本在4000-5000元/吨,而现在市场价格在3000-3300元/吨,因此业内普遍时亏损状态。”
 
  不过该人士表示,近期化工商品价格小幅回暖,并不是下游需求提升的结果,主要还是因为商品价格大跌导致企业亏损后,行业整体产能自主缩减导致了供应下降。
 
  据了解,近期国内煤炭价格下滑,对部分化工企业成本下降反倒成为积极影响。上述人士称,乙二醇国际上都是以石油法为主,只有中国近几年煤制乙二醇发展比较快,能源消耗主要为煤炭。此前石油价格下滑,国际石油法制造乙二醇成本很低,而国内煤炭的价格下滑不明显,所以国内企业呈现劣势。公司一年煤炭需求量在500万吨,因此煤价下滑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
 
  国内一煤电铝一体化上市企业相关负责人也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煤价下行对于发电企业是利好消息。不过近期国内用电量水平依然略显疲态,下游需求不振情况仍明显。
 
  其同时反应,对比前段时间国内铝价大跌,市场库存高企的局面,近期铝市去库存情况有明显好转。“不过据反馈并不是需求旺盛导致的库存下移,而是目前下游企业存在囤货动作。”
 
  不过对于煤价下行,目前相关企业已经行动保价。
 
  据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消息,近期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下属无烟煤协会,炼焦煤协会纷纷公开发文,要求煤企联合限产保价(限产10%),坚守长协,以销定产、坚持底线思维,共同维护煤炭市场稳定。
 
  同时,据了解目前四大主流煤企神华、同煤、中煤、伊泰集团停止“价格战”,统一5500大卡销售价格不得低于485元/吨。其中神华集团接到通知,从现在到本月底,销售集团所有现货的5500大卡标准规格品销售价格不得低于485元/吨。
 
  能源价格或仍未见底
 
  原油期价跌至负值,煤价跌破绿色空间,能源是否已经见底?
 
  “疫情是全球最大的黑天鹅事件,所以全球经济衰退的灰犀牛也逐步走近了。我们把全球疫情影响分问五个阶段,一是恐慌阶段,二是疫情控制阶段,三是经济冲击阶段,四是复工阶段,五是长期经济衰退阶段。目前国外处于第二阶段,国内处于第四阶段。内外两个阶段叠加,相对都是乐观的。所以美股出现避浪反弹,道指从18000点反弹到23000多点,会不会形成下跌的第三浪探底,还取决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程度和全球的复工情况。”高上分析,近期中美一场讨论会认为全球疫情扩散可能会持续18个月,40%-60%的人群可能会受到感染,影响非常巨大的。原油出现负值,短期看是5月份移仓换月,多头大撤退,使得期货出现大幅下跌,但是6月合约是现在博弈的主力合约,未来价格走势还是取决于两方面,一方面是原油需求,二是储存空间。现在原油虽然在减产,但是弥补不了需求急剧下滑。6月份原油还在21美金/桶之上,后续会怎么演变还是要看4月份疫情的发展情况。
 
  他认为,从中长期看,原油作为一种商品,供给端是可以把控的。虽然疫情冲击巨大,但也是短暂的,中长期原油价格在20美元/桶以下的时间不会太久。因此原油中长期并不悲观,但短期最坏情况可能还没到来,要到二季度的四五月份体现出来。
 
  “下阶段疫情见到高点,全球逐步复工复产,当然也有复工难复产,复产不达产的情况,所以疫情对未来经济影响仍存不确定性,也有可能是反复过程。”高上认为,原油和煤炭都会因为需求变化遭受巨大影响。虽然目前煤价是相对底部位置,但原油和煤炭的关联性也比较大,会不会出现原油对煤炭的负面带动也需要继续观察。
 
  “目前黑色系依然面临供应旺盛的问题。受疫情影响,出口订单缩减问题仍然突出,机电产品的下游出口不畅,可能会涉及钢材需求继续弱势,未来市场供强需弱情况还是会延续。”程小勇分析认为,从已经发布的经济数据上看,二三月份新基建的数据并不如预期。如果后续相关经济数据表现仍未出现明显提振,市场对黑色系商品恐出现补跌行情。
 
  卓创分析师任慧云表示,虽在国际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下,国际煤炭市场受到一定冲击;同时国内进口通关政策有所收紧,进口煤价差优势有所弱化,对内贸煤替代作用减弱,但3月煤炭进口量仍呈增长态势。据海关总署最新数据,3月份,进口煤炭2783万吨,同比增长18.5%;一季度,进口煤炭9578万吨,同比增长28.4%。
 
  同时,多重因素影响下,沿海电厂日耗仍难以恢复到往年同期水平,多采取积极去库存、消极采购的策略,北上采购积极不高;另有部分电厂推迟交货日期,下游需求疲软。截至4月17日,沿海六大电厂库存1630.14万吨,同比增加129.55万吨,涨幅8.63%;日耗56.41万吨,同比增加2.61万吨。
 
  后期来看,目前国内煤矿生产正常,在无其他突发事件影响情况下,后期国内煤炭供应将继续维持宽松运行态势;进口煤方面,在进口政策收紧后,对内贸煤替代作用有所减弱,但对市场仍有一定补充作用。下游需求方面,4、5月份为传统需求淡季,而今年淡季效应尤为明显,需求持续疲软。国内动力煤供需格局持续宽松运行,预计后期煤价仍有下行压力。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