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注册制,创投和券商将率先收益 2018-11-07 17:19
分享到:
科德投资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科德咨询 尊重咨询共享财富
  • 事件:
     
    11 月 5 日,习主席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表示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
     
    评论:
     
    科创板和注册制试点将对资本市场产生四个层面的影响:一是资本市场的顶层设计思路。二是次新股和壳公司的投资价值。三是 VC、PE 的退出渠道。四是券商的投行业务。
     
    1、 “科创板”的提出体现了管理层对于我国资本市场顶层设计的思考。
     
    随着经济步入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重要关口,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发生深刻变化,中国资本市场发展面临转折性变化的重要节点。在新旧动能接续转换、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目标发生变化,衡量这个市场的最终标准不仅是看培育的优秀企业的数量,也不是资本市场的市值规模、企业数量、财富效应,而是能否培育支持优秀企业、新兴产业。
     
    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的金融资本市场即便经历了前 140 年“野蛮生长”的无序混乱,又遭受郁金香泡沫、互联网泡沫、次贷危机等堪称“灾难”的冲击,但仍然凭借市场化的弹性和韧劲,在金融危机中率先复苏且蓬勃发展势头不改,成为值得借鉴的成功范例。美国资本市场促使金融资本以最快的速度流动,各种生产要素也得以证券化并以最快的速度交换,助推了大量优质公司上市融资,囊括了美国本土、各国优秀的高科技公司。华尔街在美国经济发展、构建美国高科技优势的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美国的纳斯达克和港交所可以吸引大批创新型“独角兽” IPO,我国主板、创业板、中小板和新三板的定位和分工是怎样的?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已有 191 家、在新加坡上市的中概股也有 90 家,其中不乏高科技、互联网、能代表新动能的企业。两市交易所对于创新型企业赴美、赴港及新加坡的上市潮有何观感?出于保护投资者的意图对待上市公司进行盈利要求,是否真的惠及投资者?这都是顶层设计需要考虑的问题。
     
    此番“科创板”和“注册制”的提出,体现了管理层对于我国资本市场顶层设计的思考。从长期来看,创新型科技企业、 VCPE、证券公司有望受益。
     
    2、试点注册制、对信息披露从严立法、完善退市制度并执行,让资本市场充分发挥资源合理配置的功能
     
    A 股市场长期存在投资者不进行甄别,“盲目”抢购新股的现象。究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当前 IPO 发行审核严格,且定价受到限制(往往偏低)。在供给不足的情况下,新股成为稀缺资源,一旦上市便被“爆炒”。据深交所统计, 2016 年深交所上市次新股平均最大涨幅高达 609%, 2017 年也达到了 381%。二是核准制下,新股发行需要经过监管机构的层层审核,成功 IPO 后,在投资者心中这家公司便获得了监管机构的背书。一旦上市公司出现业绩不达预期、跌破发行价等事件,监管机构往往侧重于投资者保护,这更加降低了投资者主动甄选上市公司的动力。
     
    不仅新股供不应求,“壳公司”也炙手可热。公司要扩大规模,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投资和技术改造,公司上市后可以更好的选择时机进行更有效率、成本更低的筹资。而且,上市之后公司的股权流动性增强,这对于公司创始团队、前期投资者均有积极作用。A 股上市困难、排队上市周期长且审核通过率逐年下降,“壳公司”的价值就体现出来。 2016 年以来, 30 亿市值以下的上市公司数量已产生了惊人幅度的增长,由 2016 年的 12 家增长至 2017 年的 331家,增长 26.58 倍。在 2018 年一系列支持新经济制度以及退市制度修改的影响下,这样的情形越发严重。截至 2018 年 10 月 24 日,30 亿市值以下的上市公司数量已经增长到了 1272 家。
     
    2013 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注册制改革, 2015 年全国人大财经委据此形成政权修改草案并提交人大常委会初审。原本确定在2016 年 3 月 1 日起施行注册制,但由于当年年初市场大幅下跌,申请延期施行。
  •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研究
科创板+注册制,创投和券商将率先收益
2018-11-07 17:19
事件:
 
11 月 5 日,习主席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表示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
 
评论:
 
科创板和注册制试点将对资本市场产生四个层面的影响:一是资本市场的顶层设计思路。二是次新股和壳公司的投资价值。三是 VC、PE 的退出渠道。四是券商的投行业务。
 
1、 “科创板”的提出体现了管理层对于我国资本市场顶层设计的思考。
 
随着经济步入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重要关口,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发生深刻变化,中国资本市场发展面临转折性变化的重要节点。在新旧动能接续转换、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目标发生变化,衡量这个市场的最终标准不仅是看培育的优秀企业的数量,也不是资本市场的市值规模、企业数量、财富效应,而是能否培育支持优秀企业、新兴产业。
 
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的金融资本市场即便经历了前 140 年“野蛮生长”的无序混乱,又遭受郁金香泡沫、互联网泡沫、次贷危机等堪称“灾难”的冲击,但仍然凭借市场化的弹性和韧劲,在金融危机中率先复苏且蓬勃发展势头不改,成为值得借鉴的成功范例。美国资本市场促使金融资本以最快的速度流动,各种生产要素也得以证券化并以最快的速度交换,助推了大量优质公司上市融资,囊括了美国本土、各国优秀的高科技公司。华尔街在美国经济发展、构建美国高科技优势的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美国的纳斯达克和港交所可以吸引大批创新型“独角兽” IPO,我国主板、创业板、中小板和新三板的定位和分工是怎样的?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已有 191 家、在新加坡上市的中概股也有 90 家,其中不乏高科技、互联网、能代表新动能的企业。两市交易所对于创新型企业赴美、赴港及新加坡的上市潮有何观感?出于保护投资者的意图对待上市公司进行盈利要求,是否真的惠及投资者?这都是顶层设计需要考虑的问题。
 
此番“科创板”和“注册制”的提出,体现了管理层对于我国资本市场顶层设计的思考。从长期来看,创新型科技企业、 VCPE、证券公司有望受益。
 
2、试点注册制、对信息披露从严立法、完善退市制度并执行,让资本市场充分发挥资源合理配置的功能
 
A 股市场长期存在投资者不进行甄别,“盲目”抢购新股的现象。究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当前 IPO 发行审核严格,且定价受到限制(往往偏低)。在供给不足的情况下,新股成为稀缺资源,一旦上市便被“爆炒”。据深交所统计, 2016 年深交所上市次新股平均最大涨幅高达 609%, 2017 年也达到了 381%。二是核准制下,新股发行需要经过监管机构的层层审核,成功 IPO 后,在投资者心中这家公司便获得了监管机构的背书。一旦上市公司出现业绩不达预期、跌破发行价等事件,监管机构往往侧重于投资者保护,这更加降低了投资者主动甄选上市公司的动力。
 
不仅新股供不应求,“壳公司”也炙手可热。公司要扩大规模,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投资和技术改造,公司上市后可以更好的选择时机进行更有效率、成本更低的筹资。而且,上市之后公司的股权流动性增强,这对于公司创始团队、前期投资者均有积极作用。A 股上市困难、排队上市周期长且审核通过率逐年下降,“壳公司”的价值就体现出来。 2016 年以来, 30 亿市值以下的上市公司数量已产生了惊人幅度的增长,由 2016 年的 12 家增长至 2017 年的 331家,增长 26.58 倍。在 2018 年一系列支持新经济制度以及退市制度修改的影响下,这样的情形越发严重。截至 2018 年 10 月 24 日,30 亿市值以下的上市公司数量已经增长到了 1272 家。
 
2013 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注册制改革, 2015 年全国人大财经委据此形成政权修改草案并提交人大常委会初审。原本确定在2016 年 3 月 1 日起施行注册制,但由于当年年初市场大幅下跌,申请延期施行。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