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部放大招!慈善组织可买基金等理财产品 但不得直接买卖股票 2018-11-07 09:17
分享到:
科德投资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科德咨询 尊重咨询共享财富
  •   “中国版”慈善资产理财机会来了!

      近日,民政部下发《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办法中规定,慈善组织开展投资活动可以直接购买银行、信托、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进行直接买卖股票、直接购买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产品、投资人身保险产品等8类投资活动,新规2019年1月1日开始实施。

      这在权益基金发行遇冷,银行委外发展放缓的大背景下,对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而言,慈善组织也是一类潜在的新增客户,不少基金公司机构部人士已经纷纷行动,积极与各地高校基金会等慈善组织沟通交流。

      基金会通过投资理财实现资产保值增值,在国外已是非常成熟的运作模式,耶鲁大学基金会通过投资运作,管理资产30年时间内增长20倍的故事在资管行业耳熟能详。

      如今,国内的慈善组织也尝试将专业的资产管理机构引入慈善基金运作管理之中,近日,民政部下发《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办法中明确规定,慈善组织开展投资活动应当遵循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投资活动主要包括直接购买银行、信托、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通过发起设立、并购、参股等方式直接进行股权投资;将财产委托给受金融监督管理部门监管的机构进行投资等方式。

      于此同时,《暂行办法》禁止慈善基金直接买卖股票、直接购买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产品等行为。这也意味着2004年出台的《基金会管理条例》中,允许基金会将资金购买股票等有价证券的条款已经失效。

      对于基金公司而言,这块增量蛋糕有多大可从各家慈善基金披露的2017年报略知一二,85家已经披露年报的公募慈善基金中,中华慈善总会、中国癌症基金会、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2017年度捐赠收入均超过10亿元。

      更受关注的知名企业家及高校旗下的慈善基金会中,浙江马云公益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2017年委托投资中分别出现王亚伟旗下千合资本、基金公司中的兴全基金、汇添富基金等身影。

      浙江马云公益基金会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马云基金会通过德邦证券、招商银行、兴业证券、中国金谷国际信托、兴全基金等金融机构进行投资行为。合计委托金额4.48亿元。

      (上图出自马云公益基金会2017年报)

      于此同时,清华教育基金会也与王亚伟等校友进行投资合作。该机构的2017年年报显示,清华教育基金会分别委托王亚伟旗下千合资本、汇添富基金、嘉实资本、北京国际信托等9家金融机构117.88亿元,包括股权投资在内当年实现收益3.15亿元。

      相比之下,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偏爱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中仅有交通银行、浦发银行、招商银行等理财投资。2017年理财投资收益4330万元。

      (上图出自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2017年报)

      基金公司摸底“潜在蛋糕”

      慈善基金会未来持续的资金增长为基金公司委外业务开展带来源头活水,一些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密切关注这块业务动向,也有部分基金公司已经开始行动,摸底各地慈善基金会潜在需求。

      一位华南基金公司机构部人士认为,慈善基金会目前市场不大,但是长期前景看好,基金公司还是非常重视这块委外资金,部分老牌基金公司早就已经开发慈善基金会这类客户。虽然目前慈善基金的体量和万亿级银行委外资金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但毕竟银行委外争夺也很激烈,未来若是银行自己成立旗下理财子公司,委外资金也可能分流,基金公司也要着眼于其他潜在机构客户。

      华南另一家基金公司机构部人士更看好高校基金会以及社会慈善机构的委外空间。“在海外,耶鲁大学基金会运作非常成功,在国内发展比较好的高瓴资本也是具有海外优势,目前国内大学中的清华、北大、浙大等高校基金会在委外投资上做得比较靠前,其他部分高校基金会也有理财诉求,受制于自身管理机制,目前还不能委外投资,但无论如何是一个潜在蛋糕。除此之外,兴全基金与上海慈善基金会之间的合作也给基金业同行与社会慈善机构合作提供了很好的案例。”

      在他看来,基金公司与慈善基金会合作有利于自身品牌塑造,从风口轮流转的角度考虑,基金公司也要在慈善基金会委外投资上提前布局。

      如何与其他金融机构差异化竞争,基金公司人士也提出自己看法。“相比信托公司,基金公司优势更多在证券投资领域。信托机构体现本身就有慈善信托,不仅可以帮助慈善基金打理证券,还可以管理艺术品、房产等实物,基金公司更多是针对期资产组合中的证券方面这一部分。”上述华南基金公司机构部人士认为。

      也有券商资管人士提及早前与慈善基金探讨委外合作时遇到的障碍。“早年与地方上的基金会有过接触,因为慈善基金每年都要审计以及信息披露,这类慈善基金会对资产保值有较强诉求,很难接受账面出现亏损,对比当年信托产品8%-9%的年化收益,保本保收益的银行理财产品,提供浮动收益型产品的券商及基金公司开展业务处于劣势地位,未来随着刚性兑付逐渐打破,券商、基金等金融机构优势会慢慢凸显。”上海一位券商资管人士透露。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法律法规
民政部放大招!慈善组织可买基金等理财产品 但不得直接买卖股票
2018-11-07 09:17

  “中国版”慈善资产理财机会来了!

  近日,民政部下发《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办法中规定,慈善组织开展投资活动可以直接购买银行、信托、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进行直接买卖股票、直接购买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产品、投资人身保险产品等8类投资活动,新规2019年1月1日开始实施。

  这在权益基金发行遇冷,银行委外发展放缓的大背景下,对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而言,慈善组织也是一类潜在的新增客户,不少基金公司机构部人士已经纷纷行动,积极与各地高校基金会等慈善组织沟通交流。

  基金会通过投资理财实现资产保值增值,在国外已是非常成熟的运作模式,耶鲁大学基金会通过投资运作,管理资产30年时间内增长20倍的故事在资管行业耳熟能详。

  如今,国内的慈善组织也尝试将专业的资产管理机构引入慈善基金运作管理之中,近日,民政部下发《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办法中明确规定,慈善组织开展投资活动应当遵循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投资活动主要包括直接购买银行、信托、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通过发起设立、并购、参股等方式直接进行股权投资;将财产委托给受金融监督管理部门监管的机构进行投资等方式。

  于此同时,《暂行办法》禁止慈善基金直接买卖股票、直接购买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产品等行为。这也意味着2004年出台的《基金会管理条例》中,允许基金会将资金购买股票等有价证券的条款已经失效。

  对于基金公司而言,这块增量蛋糕有多大可从各家慈善基金披露的2017年报略知一二,85家已经披露年报的公募慈善基金中,中华慈善总会、中国癌症基金会、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2017年度捐赠收入均超过10亿元。

  更受关注的知名企业家及高校旗下的慈善基金会中,浙江马云公益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2017年委托投资中分别出现王亚伟旗下千合资本、基金公司中的兴全基金、汇添富基金等身影。

  浙江马云公益基金会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马云基金会通过德邦证券、招商银行、兴业证券、中国金谷国际信托、兴全基金等金融机构进行投资行为。合计委托金额4.48亿元。

  (上图出自马云公益基金会2017年报)

  于此同时,清华教育基金会也与王亚伟等校友进行投资合作。该机构的2017年年报显示,清华教育基金会分别委托王亚伟旗下千合资本、汇添富基金、嘉实资本、北京国际信托等9家金融机构117.88亿元,包括股权投资在内当年实现收益3.15亿元。

  相比之下,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偏爱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中仅有交通银行、浦发银行、招商银行等理财投资。2017年理财投资收益4330万元。

  (上图出自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2017年报)

  基金公司摸底“潜在蛋糕”

  慈善基金会未来持续的资金增长为基金公司委外业务开展带来源头活水,一些基金公司人士表示密切关注这块业务动向,也有部分基金公司已经开始行动,摸底各地慈善基金会潜在需求。

  一位华南基金公司机构部人士认为,慈善基金会目前市场不大,但是长期前景看好,基金公司还是非常重视这块委外资金,部分老牌基金公司早就已经开发慈善基金会这类客户。虽然目前慈善基金的体量和万亿级银行委外资金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但毕竟银行委外争夺也很激烈,未来若是银行自己成立旗下理财子公司,委外资金也可能分流,基金公司也要着眼于其他潜在机构客户。

  华南另一家基金公司机构部人士更看好高校基金会以及社会慈善机构的委外空间。“在海外,耶鲁大学基金会运作非常成功,在国内发展比较好的高瓴资本也是具有海外优势,目前国内大学中的清华、北大、浙大等高校基金会在委外投资上做得比较靠前,其他部分高校基金会也有理财诉求,受制于自身管理机制,目前还不能委外投资,但无论如何是一个潜在蛋糕。除此之外,兴全基金与上海慈善基金会之间的合作也给基金业同行与社会慈善机构合作提供了很好的案例。”

  在他看来,基金公司与慈善基金会合作有利于自身品牌塑造,从风口轮流转的角度考虑,基金公司也要在慈善基金会委外投资上提前布局。

  如何与其他金融机构差异化竞争,基金公司人士也提出自己看法。“相比信托公司,基金公司优势更多在证券投资领域。信托机构体现本身就有慈善信托,不仅可以帮助慈善基金打理证券,还可以管理艺术品、房产等实物,基金公司更多是针对期资产组合中的证券方面这一部分。”上述华南基金公司机构部人士认为。

  也有券商资管人士提及早前与慈善基金探讨委外合作时遇到的障碍。“早年与地方上的基金会有过接触,因为慈善基金每年都要审计以及信息披露,这类慈善基金会对资产保值有较强诉求,很难接受账面出现亏损,对比当年信托产品8%-9%的年化收益,保本保收益的银行理财产品,提供浮动收益型产品的券商及基金公司开展业务处于劣势地位,未来随着刚性兑付逐渐打破,券商、基金等金融机构优势会慢慢凸显。”上海一位券商资管人士透露。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