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面方向未改 转债“抗跌”属性显现 2019-07-09 10:01 中国金融信息网
分享到:
科德投资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科德咨询 尊重咨询共享财富
  •     A股8日遇挫,转债跟跌,但表现较为抗跌,中证转债指数下跌不到1%。抗跌是转债先天的特性,但面对A股突如其来的调整,转债市场的“淡定”表现也在一定程度上传递出投资者对股票市场后势的理性看法。
     
      下半年行情才展开,A股便被浇了一盆冷水。8日,A股市场放量下挫,上证综指开盘直接跌破3000点,全天呈现单边下跌走势。截至当日收盘,A股三大股指均下跌超过2%,其中上证综指跌2.58%,深证成指跌2.72%。在亚太股市普跌的氛围中,A股市场跌势仍相对突出。
     
        这一背景下,沪深可转债纷纷跟跌。数据显示,7月8日,两市正常交易的可转债共166只,其中收盘上涨的只有10只,其中还有1只新券;中证转债指数收盘下跌0.94%,跌幅为5月20日以来最大。
     
      然而,与主要股指相比,昨日转债指数跌幅仍较小。进一步观察发现,当日转债个券跌幅普遍要小于正股。在剔除新上市的环境转债后,7月8日有成交的165只转债老券中,跑赢正股的共计147只,占比将近九成。
     
      可转债是可转换公司债券的简称,是一种可以在特定时间、按特定条件转换为普通股票的特殊企业债券。可转换本身属于债券,但因附带转股权利,兼具债权和期权的特征,被视为攻守兼备的投资品种。在正股走强时,转债转股价值提升,市价自然水涨船高,可让其获得比纯债更好的进攻性;在正股走弱时,转债又可从纯债价值上获得一定的支撑,可让其获得比股票更好的防御性。
     
      不过,转债的防御性并不是时刻都能够得到充分展现。转债之所以抗跌,是因为在不发生违约的情况下,其纯债价值相对稳定,并构成转债市价的底部约束。理论上,当转债市价越靠近纯债价值,其抗跌性会表现得越充分,但如果转债市价仍明显高于纯债价值,其走势与正股的相关性会更高一些,此时正股下跌,转债未必能提供很好的防御能力。从历史上看,转债与正股表现出很高的相关性,只有在转债转股溢价率较高、债性较强且股市下行压力较大时,转债受纯债价值支撑增强,走势与正股相关性才可能有所减弱。
     
      当前,股市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下行趋势,转债市价相比纯债价值的溢价率仍然不低。数据显示,7月5日,可转债平均的纯债溢价率为21.42%,较2018年末的12.46%高出不少。有鉴于此,8日,转债明显抗跌,可能不能完全归结于“抗跌的特性”,跟转债投资者对后市预期也有关系。
     
      应看到,当前经济基本面并未发生明显变化,A股突如其来的调整主要受海外扰动因素和短期事件性因素影响,很难具有持续性。经过了前期调整后,只要权益市场不出现持续的下跌,转债本身并不具备大幅调整的空间。这或许是转债投资者比较“淡定”的底气所在。 
  •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基金动向
基本面方向未改 转债“抗跌”属性显现
2019-07-09 10:01
    A股8日遇挫,转债跟跌,但表现较为抗跌,中证转债指数下跌不到1%。抗跌是转债先天的特性,但面对A股突如其来的调整,转债市场的“淡定”表现也在一定程度上传递出投资者对股票市场后势的理性看法。
 
  下半年行情才展开,A股便被浇了一盆冷水。8日,A股市场放量下挫,上证综指开盘直接跌破3000点,全天呈现单边下跌走势。截至当日收盘,A股三大股指均下跌超过2%,其中上证综指跌2.58%,深证成指跌2.72%。在亚太股市普跌的氛围中,A股市场跌势仍相对突出。
 
    这一背景下,沪深可转债纷纷跟跌。数据显示,7月8日,两市正常交易的可转债共166只,其中收盘上涨的只有10只,其中还有1只新券;中证转债指数收盘下跌0.94%,跌幅为5月20日以来最大。
 
  然而,与主要股指相比,昨日转债指数跌幅仍较小。进一步观察发现,当日转债个券跌幅普遍要小于正股。在剔除新上市的环境转债后,7月8日有成交的165只转债老券中,跑赢正股的共计147只,占比将近九成。
 
  可转债是可转换公司债券的简称,是一种可以在特定时间、按特定条件转换为普通股票的特殊企业债券。可转换本身属于债券,但因附带转股权利,兼具债权和期权的特征,被视为攻守兼备的投资品种。在正股走强时,转债转股价值提升,市价自然水涨船高,可让其获得比纯债更好的进攻性;在正股走弱时,转债又可从纯债价值上获得一定的支撑,可让其获得比股票更好的防御性。
 
  不过,转债的防御性并不是时刻都能够得到充分展现。转债之所以抗跌,是因为在不发生违约的情况下,其纯债价值相对稳定,并构成转债市价的底部约束。理论上,当转债市价越靠近纯债价值,其抗跌性会表现得越充分,但如果转债市价仍明显高于纯债价值,其走势与正股的相关性会更高一些,此时正股下跌,转债未必能提供很好的防御能力。从历史上看,转债与正股表现出很高的相关性,只有在转债转股溢价率较高、债性较强且股市下行压力较大时,转债受纯债价值支撑增强,走势与正股相关性才可能有所减弱。
 
  当前,股市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下行趋势,转债市价相比纯债价值的溢价率仍然不低。数据显示,7月5日,可转债平均的纯债溢价率为21.42%,较2018年末的12.46%高出不少。有鉴于此,8日,转债明显抗跌,可能不能完全归结于“抗跌的特性”,跟转债投资者对后市预期也有关系。
 
  应看到,当前经济基本面并未发生明显变化,A股突如其来的调整主要受海外扰动因素和短期事件性因素影响,很难具有持续性。经过了前期调整后,只要权益市场不出现持续的下跌,转债本身并不具备大幅调整的空间。这或许是转债投资者比较“淡定”的底气所在。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