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投行人“爆肝”、跟跑IPO二十载 荣大华丽变身 但最好的时代已不再 2021-07-16 09:14 时代财经
分享到:
科德投资APP
方便,快捷 手机查看科德咨询 尊重咨询共享财富
  •  “还在学校时,在校园里看到有师兄或师姐提着‘券商之家’的袋子会有点羡慕,因为这意味着,ta可能拿到投行的offer了。”7月初,刚刚进入一家头部券商实习的黎华(化名)对时代财经回忆道。
     
      红白相间,上面标示着“券商之家”四个字的袋子是投行人展现自己工作的一个标配,来自于一家叫“荣大”的打印店。
     
      “去荣大,也是要资格的。职级不够的人,是不配在荣大熬夜的。”黎华这样对时代财经说。作为初入投行的新人,他听前辈说过很多在荣大的血泪史,在他还“不够格”去荣大“受罪”时,这家打印店的名字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里。
     
      作为接待过无数券商,打印甚至“指导”过无数上市文件的荣大,在投行人眼里,早就成为了中国资本市场不可缺少的一家公司。
     
      从一开始的打印店到如今的科技公司,荣大近乎是跟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发行融资的历史一路成长起来。这家离证监会最近的打印店,在为别人做了许多件“嫁衣”后,终于决定向前再迈一步。7月初,北京荣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大科技”),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拟在上海主板上市。
     
      但就像资深投行人士郑小风(化名)对时代财经所说那样,“也许对荣大来说,最好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的荣大科技所面临的时代与当初的荣大打印店,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最好的时代
     
      2000年,退伍军人周正荣创立了“荣大伟业商贸有限公司”,一开始这只是一家普通的打印店。当年的周正荣可能不会想到,从这一年开始,他将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见证者,以及参与者。
     
      2000年,中国的IPO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审批制时代落幕,取而代之的是IPO审批不断向“个人”开放,核准制走上台前。这一政策的变化同时让券商的地位得到全面的提升。自此,在IPO发行中,券商成为了一个主导因素。
     
      大时代背景下,荣大这间原本普通的打印店,因为靠近中国证监会这一地理位置优势,迎来了券商这批特殊的客户,并在不知不觉中成为直接受益于中国资本市场的细分赛道“独角兽”。
     
      郑小风入行十年有余,他曾去过“荣大”的三个地点,“其实你可以从一个投行人去过荣大哪几个办公地点来判断他的资历有多深。”
     
      在郑小风的记忆里,他刚入行时去的是荣大的第一个办公地,他对此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只记得“还是在西边”。时代财经询问另一位投行人士刘裕(化名)时,其表示,荣大确实搬过两三次,但一直都在证监会附近。
     
      那时的荣大,业务繁杂,除了申报材料之外,也接其他的各种文件制作甚至书籍的打印,“有生意就做”。
     
      但也就是在这个阶段,荣大发现了投行人士最大的痛点——严谨的上市规定下对材料的不断修改,24小时打印成为“刚需”。在还未能积累对于“上市文件”的经验时,这项功能成为荣大吸引券商的第一步。
     
      在荣大发现了投行申报材料这个“黄金矿”的同时,它也承担了风险。2000年至2015年,荣大的生意随着IPO的发行和暂停不断的起伏摇摆,这段时间IPO总共出现大大小小六次停摆,每一次暂停,对于荣大来说都是一个生存挑战。
     
      其中2005年5月至2006年6月,因为股权分置改革的启动,新股发行暂停了一年,不同于2001年只有四个月的“停滞期”,这成为荣大的第一道难关。
     
      据媒体报道,那时候“荣大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一点上市的活都没有”,依赖特定人群业务的劣势第一次显现,但也许是创始人作为退伍军人的毅力使然,荣大熬过来了。
     
      2006年下半年,IPO重启,荣大的生意越变越好,从一开始的24小时打印,慢慢拥有了专门接待券商的休息室,甚至有了会议室,同时将券商的餐饮琐事一并解决,“在荣大熬夜”也慢慢成为投行人的口头禅。
     
      2008年左右,荣大搬离了原址,来到了北京木樨地附近,这里距离证监会3公里。郑小风回忆,“那是一栋并不崭新体面的三层小楼,只有一个招牌上印着‘券商之家’四个字。”
     
      这个时候的荣大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在确定了与券商“共荣辱”的路线后,荣大尽可能地为熬夜的投行人打造舒适的环境,同时对于申报材料打印更为熟悉,市面上也渐渐传出了“荣大打印小哥指出券商上市文件的错处”这样的都市传说。
     
      刘裕对此深有感触,“他们(荣大)并不是在专业上纠正你,而是在格式、材料要求上为你把关。证监会对于申报材料的要求在每个阶段都有相应的变化,这些并不是有统一下发的文件,它更多是一个窗口指导、一些口头的操作提醒,荣大经手的项目越多,它积累的经验就越丰富。”
     
      荣大不是没有过竞争者,不少券商也曾选择过北京金融街附近的另一家打印店——时美,郑小风和刘裕对此都表示,可以,但没必要。“这种东西一定要规模化,在价格差不了多少的情况下,谁的信息库更全面,谁更能满足券商的个性化需求,谁就能占据更多的市场。”
     
      被IPO支配的打印店
     
      但对于荣大来说,此时的大受追捧,就像断线的风筝让人无法安心,这股因IPO复苏而吹来的暖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停止。
     
      2012年11月至2013年12月,受金融危机影响,IPO再度暂停。同时,监管层开展了号称史上最严的IPO公司财务大检查,以挤干拟上市公司财务上的“水分”,
     
      这时的荣大已经搬离了木樨地,来到了如今的金灿酒店,甚至在上海和深圳都开设了分店。不同于2005年的“没有一点活”,这一次的荣大虽然“失去”了上市文件,但因为2012年底证监会所要求的财务核查工作,生意不降反增。
     
      2013年1月29日到2013年3月31日的这两个月,投行人经历了一次“噩梦”,大批券商都在3月30日的最后时刻报送核查材料,北京荣大被挤得水泄不通,甚至有券商苦于在北京荣大订不到房间,转战上海和深圳。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深圳荣大苦于IPO暂停,还通过赠送纸巾和7折折扣卡宣传。得益于这次检查,他们也忙碌了起来。
     
      在郑小风眼里,几次IPO的停滞对于券商的影响显然更大,“荣大的发展是因为做投行业务,除了上市文件,发债、再融资、并购、借壳上市,都需要材料,东边不亮西边亮嘛。荣大能坚持到现在,光靠一个上市文件显然不可能。”
     
      荣大害怕“堰塞湖”,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在改变这一局面。此后监管机构全力推进IPO加速,2015年至2017年,中国IPO企业数量大幅度增加,三年达到680家。
     
      但在2017年之后,“严监管”成为主基调,过会率锐减;2018年整年,发审委共审核首发企业199家,最后有111家获得通过,通过率为55.78%,创下近10年来IPO过会率的新低。
     
      中国资本市场至此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新形势不断展现,底稿电子化管理上线、无纸化逐渐发展、注册制也即将全面化。荣大被“堰塞湖”支配的恐惧逐渐消失,但显而易见的新挑战也随之来临。
     
      荣大“科技”时代来了吗?
     
      “荣大伟业”的时代落幕了。2014年,也就是此次上市的主体公司,“荣大科技”成立,此时荣大的主营业务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其招股书披露,以申报文件制作、底稿管理咨询以及数据核对等投行业务已经成为荣大科技的主营业务,2018年至2020年该业务比例不断上升,从47.9%升至72.34%。传统的印务比例则在不断下降,从2018年的45.81%降至2020年的18.64%。
     
      荣大科技多次在其招股书中表示,“公司通过创新,不断拓展服务的广度及深度,传统印务服务的收入占比不断下降”。荣大科技认为,自己已从印务为主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转变为智力密集型行业。
     
      2016年开始,荣大先后开发出包括二郎神、云协作、核查宝、智慧云等多款智能化产品,这些所代表的智慧投行软件业务如今所占业务比例9.02%。
     
      荣大想要摆脱“打印店”身份的决心坚定不移。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新股导航
陪投行人“爆肝”、跟跑IPO二十载 荣大华丽变身 但最好的时代已不再
2021-07-16 09:14
 “还在学校时,在校园里看到有师兄或师姐提着‘券商之家’的袋子会有点羡慕,因为这意味着,ta可能拿到投行的offer了。”7月初,刚刚进入一家头部券商实习的黎华(化名)对时代财经回忆道。
 
  红白相间,上面标示着“券商之家”四个字的袋子是投行人展现自己工作的一个标配,来自于一家叫“荣大”的打印店。
 
  “去荣大,也是要资格的。职级不够的人,是不配在荣大熬夜的。”黎华这样对时代财经说。作为初入投行的新人,他听前辈说过很多在荣大的血泪史,在他还“不够格”去荣大“受罪”时,这家打印店的名字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心里。
 
  作为接待过无数券商,打印甚至“指导”过无数上市文件的荣大,在投行人眼里,早就成为了中国资本市场不可缺少的一家公司。
 
  从一开始的打印店到如今的科技公司,荣大近乎是跟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发行融资的历史一路成长起来。这家离证监会最近的打印店,在为别人做了许多件“嫁衣”后,终于决定向前再迈一步。7月初,北京荣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大科技”),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拟在上海主板上市。
 
  但就像资深投行人士郑小风(化名)对时代财经所说那样,“也许对荣大来说,最好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的荣大科技所面临的时代与当初的荣大打印店,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最好的时代
 
  2000年,退伍军人周正荣创立了“荣大伟业商贸有限公司”,一开始这只是一家普通的打印店。当年的周正荣可能不会想到,从这一年开始,他将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见证者,以及参与者。
 
  2000年,中国的IPO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审批制时代落幕,取而代之的是IPO审批不断向“个人”开放,核准制走上台前。这一政策的变化同时让券商的地位得到全面的提升。自此,在IPO发行中,券商成为了一个主导因素。
 
  大时代背景下,荣大这间原本普通的打印店,因为靠近中国证监会这一地理位置优势,迎来了券商这批特殊的客户,并在不知不觉中成为直接受益于中国资本市场的细分赛道“独角兽”。
 
  郑小风入行十年有余,他曾去过“荣大”的三个地点,“其实你可以从一个投行人去过荣大哪几个办公地点来判断他的资历有多深。”
 
  在郑小风的记忆里,他刚入行时去的是荣大的第一个办公地,他对此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只记得“还是在西边”。时代财经询问另一位投行人士刘裕(化名)时,其表示,荣大确实搬过两三次,但一直都在证监会附近。
 
  那时的荣大,业务繁杂,除了申报材料之外,也接其他的各种文件制作甚至书籍的打印,“有生意就做”。
 
  但也就是在这个阶段,荣大发现了投行人士最大的痛点——严谨的上市规定下对材料的不断修改,24小时打印成为“刚需”。在还未能积累对于“上市文件”的经验时,这项功能成为荣大吸引券商的第一步。
 
  在荣大发现了投行申报材料这个“黄金矿”的同时,它也承担了风险。2000年至2015年,荣大的生意随着IPO的发行和暂停不断的起伏摇摆,这段时间IPO总共出现大大小小六次停摆,每一次暂停,对于荣大来说都是一个生存挑战。
 
  其中2005年5月至2006年6月,因为股权分置改革的启动,新股发行暂停了一年,不同于2001年只有四个月的“停滞期”,这成为荣大的第一道难关。
 
  据媒体报道,那时候“荣大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一点上市的活都没有”,依赖特定人群业务的劣势第一次显现,但也许是创始人作为退伍军人的毅力使然,荣大熬过来了。
 
  2006年下半年,IPO重启,荣大的生意越变越好,从一开始的24小时打印,慢慢拥有了专门接待券商的休息室,甚至有了会议室,同时将券商的餐饮琐事一并解决,“在荣大熬夜”也慢慢成为投行人的口头禅。
 
  2008年左右,荣大搬离了原址,来到了北京木樨地附近,这里距离证监会3公里。郑小风回忆,“那是一栋并不崭新体面的三层小楼,只有一个招牌上印着‘券商之家’四个字。”
 
  这个时候的荣大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在确定了与券商“共荣辱”的路线后,荣大尽可能地为熬夜的投行人打造舒适的环境,同时对于申报材料打印更为熟悉,市面上也渐渐传出了“荣大打印小哥指出券商上市文件的错处”这样的都市传说。
 
  刘裕对此深有感触,“他们(荣大)并不是在专业上纠正你,而是在格式、材料要求上为你把关。证监会对于申报材料的要求在每个阶段都有相应的变化,这些并不是有统一下发的文件,它更多是一个窗口指导、一些口头的操作提醒,荣大经手的项目越多,它积累的经验就越丰富。”
 
  荣大不是没有过竞争者,不少券商也曾选择过北京金融街附近的另一家打印店——时美,郑小风和刘裕对此都表示,可以,但没必要。“这种东西一定要规模化,在价格差不了多少的情况下,谁的信息库更全面,谁更能满足券商的个性化需求,谁就能占据更多的市场。”
 
  被IPO支配的打印店
 
  但对于荣大来说,此时的大受追捧,就像断线的风筝让人无法安心,这股因IPO复苏而吹来的暖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停止。
 
  2012年11月至2013年12月,受金融危机影响,IPO再度暂停。同时,监管层开展了号称史上最严的IPO公司财务大检查,以挤干拟上市公司财务上的“水分”,
 
  这时的荣大已经搬离了木樨地,来到了如今的金灿酒店,甚至在上海和深圳都开设了分店。不同于2005年的“没有一点活”,这一次的荣大虽然“失去”了上市文件,但因为2012年底证监会所要求的财务核查工作,生意不降反增。
 
  2013年1月29日到2013年3月31日的这两个月,投行人经历了一次“噩梦”,大批券商都在3月30日的最后时刻报送核查材料,北京荣大被挤得水泄不通,甚至有券商苦于在北京荣大订不到房间,转战上海和深圳。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深圳荣大苦于IPO暂停,还通过赠送纸巾和7折折扣卡宣传。得益于这次检查,他们也忙碌了起来。
 
  在郑小风眼里,几次IPO的停滞对于券商的影响显然更大,“荣大的发展是因为做投行业务,除了上市文件,发债、再融资、并购、借壳上市,都需要材料,东边不亮西边亮嘛。荣大能坚持到现在,光靠一个上市文件显然不可能。”
 
  荣大害怕“堰塞湖”,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在改变这一局面。此后监管机构全力推进IPO加速,2015年至2017年,中国IPO企业数量大幅度增加,三年达到680家。
 
  但在2017年之后,“严监管”成为主基调,过会率锐减;2018年整年,发审委共审核首发企业199家,最后有111家获得通过,通过率为55.78%,创下近10年来IPO过会率的新低。
 
  中国资本市场至此迎来了一个新的时代,新形势不断展现,底稿电子化管理上线、无纸化逐渐发展、注册制也即将全面化。荣大被“堰塞湖”支配的恐惧逐渐消失,但显而易见的新挑战也随之来临。
 
  荣大“科技”时代来了吗?
 
  “荣大伟业”的时代落幕了。2014年,也就是此次上市的主体公司,“荣大科技”成立,此时荣大的主营业务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其招股书披露,以申报文件制作、底稿管理咨询以及数据核对等投行业务已经成为荣大科技的主营业务,2018年至2020年该业务比例不断上升,从47.9%升至72.34%。传统的印务比例则在不断下降,从2018年的45.81%降至2020年的18.64%。
 
  荣大科技多次在其招股书中表示,“公司通过创新,不断拓展服务的广度及深度,传统印务服务的收入占比不断下降”。荣大科技认为,自己已从印务为主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转变为智力密集型行业。
 
  2016年开始,荣大先后开发出包括二郎神、云协作、核查宝、智慧云等多款智能化产品,这些所代表的智慧投行软件业务如今所占业务比例9.02%。
 
  荣大想要摆脱“打印店”身份的决心坚定不移。
风险提示:本公司承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但不承诺投资者获取投资收益,也不与投资者约定分享投资收益或分担投资损失。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